2021 年 4 月 18 日

專題:秦淮八豔之馬湘蘭(上)

【記者施彥毅/專欄報導】秦淮八艷之最後壓軸-馬湘蘭,排最後的原因,是因為她是秦淮八艷中活躍年代最早,也是唯一一位未曾經歷明清交替變亂的奇女子,且終身未嫁,值得筆者用最多的篇幅來介紹她。

馬湘蘭,名守真,小字玄兒,又字月嬌,在家排行第四,故又稱四娘,生於明世宗嘉靖二十七年(西元1548年),卒於明神宗萬曆三十二年(西元1604年),她秉性靈秀,能詩善畫,尤擅蘭畫竹,故有『湘蘭』著稱,好友王稚登為她寫了『馬姬傳』,形容她姿容雖非絕代,但神情開朗,濯濯如春柳早鶯,吐辭流盼,巧伺人意。

用現代話來解釋,就是雖然只是中人之姿,但氣質清雅脫俗,才華出類拔萃,談吐合宜且善解人意。個性豪爽俠義,常揮金以濟少年,正因這樣的個性,也容易得罪別人,話說某年有個舉人慕名前來拜見,她不喜歡這人,連一面都不見,過了幾年,舉人升到了禮部主事,剛好馬湘蘭犯了一事由他主審,他趁此藉機公報私仇逮捕馬湘蘭,在主事大堂前,他居高臨下看著她冷笑說道:『人人都說馬湘蘭與眾不同,如今看來,也是徒有虛名。』馬湘蘭面不改色,反唇相譏說:『正是當年徒有虛名,才有今日不名奇禍。』主事見她答得巧妙,不由得一笑,將她釋放。

但人在江湖,樹大招風,總不可能每次都有驚無險,有貪官汙吏見馬湘蘭門前終日車水馬龍,想藉此大撈一筆,敲詐了五百兩銀子還不夠,欲食髓知味,馬湘蘭為此而陷入了愁雲慘霧的生活中,正巧吳中頗富盛名的書法家王稚登來訪,撞見了馬湘蘭最為脆弱的時刻。他是這麼形容的:『披髮赤腳,目皆哭腫。』和平日裡特立獨行、風采四射的形象,判若兩人。王稚登見狀,不由得起了惻隱之心…(待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