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 年 4 月 20 日

專題:秦淮八豔之馬湘蘭(中)

【記者施彥毅/專題報導】(續前篇)王稚登見其狀,不由得起了惻隱之心。於是和御史大人商量處理這件事,風波才算平息,經過此事,馬湘蘭對王稚登不勝感激,卻也情不自禁地愛上他,於是馬湘蘭提出要嫁給他,這一年,馬湘蘭三十歲左右,而王稚登大她十三歲,對於佳人的心意,王稚登淡然說道:『我只是出於惻隱之心而幫助妳,況且我是個修道之人,對於美色看得淡。再者,幫別人消災解厄就想從中獲利,那和製造災難的人有何區別?』這番話頗有道理,但兩人情誼仍在,馬湘蘭把這份感情,終身收藏。世間猶存有馬湘蘭寫給王稚登的八封書信,可以看出這份情誼的大致面目。

在這八封書信中,馬湘蘭將王稚登當成唯一的知己,與他傾吐心事,細說情懷,遙寄自製的小袋和紗巾,也贈送禮物給他夫人,從家常的火腿醬菜,到小資的古鏡、紫銅鎖和烏金扣。當他偶爾來到她所在的城市,她總是殷勤地一再挽留,請他暫且停輿數日,容許她的情衷能盡萬一,限於篇幅,只能略述於此。

據說馬湘蘭駐顏有術,即使年過半百,也無美人遲暮之感,反而比年輕時更風姿綽約,烏江有一少年遊太學,聽聞馬湘蘭慕名而來,一見無法自持,竟流連忘返不肯離去,這少年年紀連半百的馬湘蘭一半都不到,就在此時,門外有數人前來討債,不料這少年掏出三百緡(ㄇㄧㄣˊ)銅錢,眉頭也不皺一下,就把討債的人打發了,相信沒有哪個年至半百的孤單女子,能經得起被愛的誘惑,她終於,和這少年同居了。

烏江少年給馬湘蘭買了房子,置辦了首飾,之後竟提出要娶她為妻,但為馬湘蘭所拒,她說道:『一、我門前車馬如此,嫁給商人尚且不堪,何況你這年輕人?二、外面的人聽說我與你相好,以為像漢朝的館陶公主寵幸那個年輕的賣珠兒(董偃),絕倒不已,何必再添口實?三、有誰聽說過半百青樓人,才執箕帚做新婦的呢?』話已經說到這份上,少年仍不肯走,最後還是他的老師聞訊趕來,連打帶罵的,才算把他弄了回去。(待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