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 年 4 月 22 日

專題:秦淮八豔之馬湘蘭(下)

【記者施彥毅/專題報導】萬曆三十二年(西元1604年),洽逢王稚登七十大壽,馬湘蘭下定決心,要完成將近三十年未曾兌現的吳中之遊,花重金買樓船,載嬋娟,順流而下,為他緩凝絲竹,慢度新曲,朝歌夜弦,累月為歡。以祝壽之名,只為了一訴分別十六年來的相思之情。

在通宵達旦過後,略顯疲憊的馬湘蘭,在攬鏡自勝之時,王稚登走了進來,瞧見了鏡中眉目瀲灧,烏髮如雲的她,脫口而出道: 「卿雞皮三少若夏姬(註),惜余不能為申公巫臣耳。」這句翻譯白話為:卿看上去越來越年輕,真像傳說中的夏姬,只可惜我不能當她的情夫申公巫臣啊!

馬湘蘭當時應該沒說什麼,但可以猜想得到,這句不經意的玩笑話,深深的烙印在,即使年過半百,依舊沉浸在戀愛中的小女孩,給了多麼沉重的打擊!壽宴結束後,馬湘蘭回到秦淮河畔,那顆支離破碎的心,終究只能隨著年華老去的身軀而逐漸凋零,同一年,沒過多久,她大病了一場,已失去精神支柱的她,意識到自己大限將至,於是平靜地燃燈禮佛,沐浴更衣,端坐而逝,年方五十七。

死訊傳到王稚登那裡,他悲痛之餘,揮筆寫下挽詩一首:歌舞當年第一流,姓名贏得滿青樓!多情未了身先死,化作芙蓉也並頭。

註:夏姬,春秋時期鄭穆公之女,遠嫁陳國大夫夏御叔,夏御叔早亡,留下一子夏徵舒。鄭宣公八年,夏姬與陳靈公及其兩位大夫孔寧、儀行父在夏家行淫,其醜行鬧得全國上下皆知,陳國百姓築觀臺於夏氏,還作了《株林》一詩諷刺此事。有興趣的讀者,不妨自行查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