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 年 4 月 20 日

專題:秦淮八豔之寇白門

【記者施彥毅/專欄報導】寇湄,字白門,生於明熹宗天啟四年(西元1624年),能度曲,善畫蘭,對於做詩略懂,為人豪爽大氣,以俠義艷情而著世。崇禎十五年(西元1642年)認識了保國公朱國弼而論及婚嫁,但寇白門因為在當時屬於賤民階級,而不能在光天化日下明媒正娶,於是朱國弼在一個春風沉醉的夜晚,動用了五千名甲士,提著五千盞燈籠,從武定橋排到內橋國公爺家門口,浩浩盪盪地來迎娶時年十八歲的寇白門。

可惜婚後不到兩年光景,崇禎十七年(西元1644年),清軍兵臨北京城下,一紙命令,朱國弼遷往北京被軟禁起來,頓失經濟來源,本打算變賣家中妻妾以度日,白門對著丈夫說:『公若賣妾,計所得不過數百金,不若使妾南歸,一個月之內,當得萬金以報!』於是朱國弼答允,果然在期限內以重金為朱國弼贖身,朱國弼為此想重修舊好,但白門已心灰意冷,於是匹馬短衣,從一婢南歸。歸為女俠,築園亭,結賓客,日與文人騷客相往還,酒酣以往,或歌或哭,亦自嘆美人之遲暮,嗟紅豆之飄零。

後來嫁給揚州某孝簾,仍鬱鬱不得志,又回到南京這個老地方,只是已人老珠黃,但卻終日和年輕男子打交道,某天臥病在床,她喊來相好的韓姓少年,悲泣綢繆,嚶嚶絮語,想要留他在身邊陪她,韓姓少年不願理會,她仍執意拉著韓姓少年的手不願離開。當晚,她聽到隔壁婢女房間傳出婢女和韓姓少年嘻笑怒罵,於是勉力撐起病軀,用鞭子打了婢女數十下,嘴裡還不住罵著韓姓少年是負心漢、衣冠禽獸,想要把他的肉咬下來,最後病情加劇,藥石罔效,就這麼離開了人間。

江左三大家之一的錢謙益,曾作詩悼寇白門說:『叢殘紅粉念君恩,女俠誰知寇白門?黃土蓋棺心未死,香丸一縷是芳魂。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