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 年 4 月 18 日

專題:秦淮八豔之顧橫波

【記者施彥毅/專欄報導】秦淮八艷又稱『金陵八艷』,是清朝人張景祁在光緒十八年(西元1892年)編纂出版的『秦淮八艷』圖中,選出明末清初在南京秦淮河畔,八名色藝雙全的名妓,這就是秦淮八艷名稱的由來。

顧媚,一作顧眉,字眉生,號橫波,生於明神宗萬曆四十七年(西元1619年),秦淮八艷中,顧橫波是地位最顯赫的一位,受誥封為『一品夫人』,她工詩善畫與音律,詩詞清麗幽婉,尤擅畫蘭,能出己意,功力直追八艷中的馬湘蘭。

顧橫波居住的『眉樓』,當時被戲稱『迷樓』,來訪的文人雅士莫不被她迷得神魂顛倒,能被邀請到眉樓,儼然為一種風雅的時尚,來訪者也被賦予『眉樓客』的稱號。個性年齡和柳如是相近,都以豪邁激昂、任性嫉俗著稱,頗富男子氣概,時人稱她『眉兄』,正如柳如是常女扮男裝自稱『弟』一樣。

崇禎十二年(西元1639年),二十一歲的顧橫波,認識了大她四歲,為江左三大家之一的龔鼎孳,崇禎十五年(西元1642年)下嫁,而後洗盡鉛華,改名換姓『徐善持』。龔鼎孳時任兵科給事中,一個月就上了十七道奏疏,頻頻彈劾權臣,名聲轟動京城,卻因此而下獄,直至崇禎十七年(西元1644年)才出獄,同年李自成陷北京,接受了大順政權,巡視北城的職務,不多久清軍攻克北京,於是又降清,以明朝原本的官位任職,屢次變節,他的解釋是:『我原欲死,奈小妾不從何。』意思是因顧橫波不願他死而苟且偷生。

入仕清朝後,生活環境相對穩定,夫婦二人熱心提拔後進,接濟友人子弟,不惜耗盡資產,因此得到大家的敬重。但顧橫波的遺憾是,未能給丈夫生一個兒子,求子心切的她,甚至用香木刻了個手腳會動的小男孩,買衣穿戴不算,還請了奶媽做哺乳狀,拉開衣服把屎把尿,家人都喚這木嬰為『小相公』,這一舉動被杭州人看在眼裡,稱這木嬰為『人妖』,但顧橫波也不在乎。

康熙三年(西元1664年),顧橫波病逝,享年四十六歲,哀悼的車乘有數百之多,可謂備極哀榮,在秦淮八艷中,算是善始也善終。龔鼎孳將其遺體移回合肥老家安葬,秦淮著名的說書人柳敬亭、曾被顧橫波相救的閻爾梅,都遠道而來參加祭禮。